20110428

給賴老的信 0428

星期二上完謝鴻均老師的課後
心中的疑問又更多了
我在底下寫出那天我得到的 feedback
想請老師給些建議
(附件是我星期二在課堂上的報告,可能要麻煩老師先看一下)


x x x

謝老師認為我現在只是在「塗鴉」不是在「創作」
她的立場是,如果今天我是個素人藝術家,那愛畫什麼畫得開心就好
不過今天處在一個研究領域的架構下,我就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去做
她認為的創作(或是研究所架構下要求的創作)是要有明確的主題或驅使力為出發點的
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充其量就是換另一個大小的紙張繼續塗鴉罷了。。。

這與我在捨棄以「人與神性」為主軸之後的計畫完全背道而馳

在上次我覺得自己像是在硬給過去作品冠上意義之後
我就決定不以題材當做我現在畫畫的重點
論文可能也以記錄或探討自己的改變為主
但謝老師認為我現在想做的事比較像是在「分析自己」
至於要做什麼創作:不知道

她最後給我的建議是
分析我以前畫的東西(形式上、內容上)去找出可以拿來當做創作驅力的元素

x x x


我自己經過幾天的思考
最耿耿於懷的還是「我以前和現在做的東西不算創作」這句話
如果不算創作那它們算什麼?
謝老師覺得那些東西都只是「習慣」的產物
就跟咬指甲之類的習慣一樣

但這又跟我之前一直想脫離的「作品包袱」很像
我以前一直認為「作品」就是要很有意義、很完整、講得出一番大道理
後來進應藝所之後又覺得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可以先把意義擱一邊,純畫畫也可以成為作品

我覺得我已經被搞混了
研究體系要求我交出的一個「左腦優先」的作品
而我一直以「右腦優先」的方式去做
我本來以為可行的「先用右腦去做作品,做完在用左腦去寫論述」的方法
在謝老師的觀點下,似乎光是「用右腦去做作品」這一點就失格了(因為這不算「創作」,研究體系下要求的「創作」)


另外,我這幾天也一直在思考我畫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沒有「主題」
大學時候畫的東西或許多數沒有(畢竟年代也太久遠了)
至少轉換到長條紙後畫的東西,我覺得已經不是「塗鴉」了

雖然也有同學給我的 feedback 是:「我覺得你根本就還是在畫你以前在A4上畫的東西啊。 而且以前畫的東西我覺得還比較吸引我。」
但是我在畫它們的時候心底確實是有放了一個東西才畫的
有時候是「憂鬱」、有時候是「平靜」、「自信」、「渴望」。。。
要說共通性
或許我都是在畫我「自己」
或許「我」就是它們的主題


講得有點凌亂
不過我越來越無法確定該怎樣繼續下去
離畢業展也只剩一個月了
希望老師指點迷津(或是老師或學長姊以前有沒有遇過類似的問題,他們又是怎麼解決的?)

謝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