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4

許素朱老師來訪

今天下午北藝大的許素朱老師來所上拜訪交流
過程中也引發許多老師與學長姊、同學的對談
有滿多有趣的點值得記錄


因為許老師原本是資工背景後來轉任藝術教育
所以就被問到有關科技藝術創作的問題
科技藝術在科技炫技與藝術創作之間的界線似乎越來越難以釐清
許老師認為這只能說是一個全球性的「趨勢」
有時候在短時間內就必須做出來的科技藝術創作(例如課堂創作)
光是技術性的達成就可能花上很多時間
難有餘力再去追求藝術性及創作深度
但如果是沒有時限性的科技藝術創作
或許就能夠在這兩者之間取到一個平衡

再者許老師也提到台灣藝術現況的困境
不像其他國家會主動向國際 promote 自己的藝術理念
我們幾乎都是困在一個自己的小圈子裡
大環境淪為藝術家、評論家(以及另外一個什麼家忘記了)之間的共謀


比較有趣的是今天宋恆學長講的一句名言佳句
「怕熱就不要進廚房。」

要做創作不見得一定要讀個碩士或是博士才能夠創作
你也可以當個沒有學位的創作者
重點是你希望這段過程帶給你什麼

以謙卑的態度看待每件事
然後進了廚房之後就不要再喊熱
我想這也是身為一個研究生必須要求自己的東西了吧(慚愧)


除此之外陳老師提的藝術與科學並非就是感性 vs. 理性、進研究所就有必要學會表達自己的想法
以及種種跨領域的課題等
這次許老師來訪引發的大量交流
是非常棒的一個收穫

未來希望有機會上到許老師的課
同時自己也該好好 push 自己了!!!

20091222

油畫課結束

今天依舊早起去畫油畫
上禮拜聽了老師的建議後
這次畫畫就特別注意顏色

這次畫布
雖然顏色好像有抓準
但老師說大家都把白布畫成用很久的髒抹布之後
回過來看才發現真的太黑了

中途有點放棄
就隨便亂用已經擠出來的顏料(不然上完課就要丟掉也是浪費)
一直重複畫小塊小塊的區域
盡量做到顏色準
試了很多次才有一個準的
果然調色還要多下點功夫

課中聽到老師說下禮拜是自由習作
要給大家趕作業
課後我就問老師那下禮拜是不是就沒有要畫靜物
殊不知今天居然就是最後一次畫靜物的課了!!!


雖然今天的布我覺得畫得不太好
但老師卻說不錯
只是不能只有亮面和暗面而沒有中間

總之就在一個有點莫名其妙的情況下結束了這學期的油畫旁聽(汗)


整學期上下來
感覺我想像中的繪畫和實際上科班在學的繪畫已經相差太多
常常上課老師用的術語,例如某某技法、色調、色溫等我幾乎都沒什麼概念

我和其他正課生又有很大的不同
他們都是天天在趕畫、改畫的學生
而我是沒有壓力一定要天天畫畫的旁聽生
雖然不想這麼說
但假如我高中和大學都是這樣在藝術科系中度過
我現在應該不會想再畫畫了吧


總之,能夠從零開始學習一個新媒材還是一件不錯的事
雖然實際接觸後覺得油畫的特性和我現在想追求的東西不同
但也算是了了一直沒有學過油畫的心願吧

未來有心的話再嘗試看看油畫
這學期感謝讓我旁聽又不吝給我建議的吳宇棠老師 m(_ _)m

20091215

油畫 till now

今天畫葡萄
上完課拿畫給老師看
得到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沒有色調」

老師說我光影、立體什麼的都沒有問題
觀察度也夠
就是缺乏色調

他說通常很會觀察的人都會有顏色這個罩門
不會運用色彩來增加畫面的活潑性


他問我說以前是讀啥的
我說是資工
他就開始分析一堆理工特質是怎樣難以套用在藝術上
他舉了駭客當例子
說駭客就是能夠從一般理性人的眼光中去看出那個不理性的部分
才能找到漏洞

「理性的行為通常都是不理性的」
老師要我回去好好思考這句話(我目前還沒參透)


談回到繪畫上
老師建議我暫時把光影、明暗、立體等都看作是「顏色的變化」

畫的時候不要以顏色的「名字」去決定顏色
要以眼睛看到的那個顏色為準,在調色盤上調出來
然後在畫布上畫畫看顏色是否符合
這樣對訓練色調會比較有幫助


雖然現在開始覺得未來應該不會以油畫當作創作的媒材
但還是希望對顏色的 sence 可以建立起來
(gym)

20091210

小天使與小主人

當某個人變成自己的小主人
看那個人的角度就變得不同了
讓我懷疑現實生活中的我們
是否也會這樣讓一個人瞬間墜入我們的眼中

可惜的是
現實生活中的小主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自己的小天使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