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31

Post Theater Workshop day 1

昨天下午帶著興奮的心情去參加人生第一次 workshop
這次邀請來的藝術團隊是「Post Theater
下午兩點我們就在中正堂B1和 Post Theater 團員之一的 Max 見面

因為 Max 來自德國
對準時這件事非常要求
所以遲到的人們就被老師們ㄉㄧㄤ以後最好提早到


第一次上課
Max 介紹了一些關於表演的名詞
諸如「performance」、「drama」等等
因為他自己有 Performance Study 背景
所以也和我們討論了一些有關表演的話題

他認為現在的表演,其中的元素多多少少都會有哪個較重要、哪個較不重要的分別
例如在歌劇裡,音樂可能就比台詞來得重要
而 Post Theater 所主張的的表演形式
則是希望每個部分都一樣重要
在一個表演的發展過程中
他們希望每個部分的工作是平行進行
而不是比如說先寫好劇本,再開始配音、做舞台設計等
他們期待在這樣平行的工作下,能激發出更不一樣的火花
但這並不表示各個部分可以隨便亂做
他們還是會 follow 這個表演的核心概念去做

Post Theater 最主要的概念是每個作品要不斷超越之前的作品("Post" Theater)
同樣的主題,怎樣經過不同的演繹來超越之前的 play


一連串的口語討論後,緊接著就是一個小活動
每個人必須找一個你不認識的人
訪問他五分鐘,並在之後用 45 秒的時間 present 你訪問的這個人

開始後,大家就快速尋找另一個 partner
我就就近找了一個建築所碩一的「麥ku」(台語的「麥克風」)

因為時間很短
所以不得不在短時間內立刻開始說話
於是很奇妙的在那五分鐘兩個陌生人就像發瘋似的開始問問題 XDDD
你叫什麼名字啦? 你讀哪個系所啦? 你住哪啦? 之類的
這五分鐘瞬間讓陌生人變熟人

五分鐘過後,就輪到一組一組上台介紹
你可以決定你介紹的對象要站在哪、做什麼動作,但你只有 45 秒的時間來介紹他

一開始的組別都乖乖的互相站在旁邊介紹夥伴
後來 Max 說一定要換位置什麼的
於是漸漸的就有更多不同的介紹方式出現
有人像說故事一樣坐著講、有人邊介紹,另一個人邊彈鋼琴(董老師)、也有人把 partner 當作人偶來操控

我關於麥ku的介紹大概就是:
「他的名字是XXX,朋友都叫他麥ku。
他來自台中,和我一樣是23歲。主修建築。
剛結束一段戀情,所以現在單身 XDDD
是所謂的『草食男』 XDDDDD」


大家都介紹完後
Max 問大家剛剛所有的介紹中,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表演形式?
哪些介紹對象的事最讓你記得?

不管是以怎樣的方式呈現
我想我們每一組都已經 present 了一場 performance
也不知不覺對這個工作坊的成員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很快的到了第一次上課的尾聲
Max 只簡單叫我們回去一定要看「Fight Club」這部電影
因為我們這次要做的作品就是 Fight Club

"But the first rule of Fight Club is that you can't talk about Fight Club."
所以這個工作坊的日誌在表演結束後才會發佈
(也就是說你現在看到的文章應該是一週前的了 ㄎㄎ)


第一天的 workshop 雖然很累可是又很興奮
意外發現自己的英文口語其實好像還OK耶!!!(只是會的字彙少了點 XDD)

當天最有感觸的一句話就是 Max 說
「如果你只有45秒,你會選擇講哪些關於你夥伴的事情?」
或許這就是他所說的人類受「identity」的限制吧


BTW,有沒有歪國人都長得很好看的八卦?
Max 根本就是休葛蘭加湯姆克魯斯啊!!!
不過他人很 nice
相信這個 workshop 會有很好的結果 :DDD
keep working!!!

20091028

to the next level

昨天做了很多事

早上一如往常地去畫油畫
麵包油亮的質感很難掌握
請老師看我的畫
他說我其實不管是觀察力或是抓色調都很OK
重點是我現在「畫得很小心」
都不敢疊顏色上去
「一幅油畫要好看就在於它的厚度能夠凸顯物體的質感,不然就會不夠精彩。」

我也覺得昨天畫得太像水彩
整個很平
看來接下來要努力的目標就是大膽畫!


下午上藝術研究深論
沒想到會先從小組報告開始
我這學期要報告的部分很順利地KO了!

課中休息時間我問賴老師
「對一個創作者來說,持有所謂的『現象學態度』究竟是一件好事還壞事?」
賴老說創作者本來就是會在自然態度和現象學態度中來來回回
就像假設有一個電視機好了
創作的時候我們就像在電視機裡面的人一樣上演著一些戲碼
可是有時候我們必須跳出這個電視機來看
才不會流於「只有做」的創作

我又問賴老那會不會有跳不回去的可能?
賴老說應該不會啦!
希望我如果跳出來之後可以再跳進去


回到家
想著今天做了好多事覺得很開心
眼睛瞇著不知不覺就睡到隔天早上
睜開眼睛發現房間的燈還是亮的,窗外已經又是陽光普照
這時候才突然驚覺我們每天都在loop一樣的事

看著行事曆
11月底就要展出作品
接下來兩週又都是workshop
還要佈置展場
也該是逼自己提升的時候了吧 orz|||

anyway
甘八爹!!!
Take it to the next level!!!

20091023

不能沒有你

昨天去了學聯會辦的這場電影
看完之後想了很多

一個單純想保護女兒的爸爸
和只想和爸爸在一起的女兒
因為這個社會奇怪的法律規定
而變成是一種「非法」的存在
看完這部片最大的感觸無疑是這個「扭曲了的社會」


和民眾關係理應最為親近,卻總是鐵青著臉、就事辦事的公務員
自以為為了小孩好卻反而剝奪掉小孩最需要的親情的社會局
嘴巴上說說卻只會把皮球踢走的政府官員
比政治人物和看不起鄉下人的機關警衛
只顧及眼前利益與頭條的媒體記者
把親生父親當作「歹徒」架走的警察
……
這部片呈現了很多我們不願意面對、或是根本就不曾經歷過的社會面向


雖然整部片都充滿了沈重的基調
但武雄和妹仔相處的片段看起來卻總是那麼單純快樂
妹仔癡癡望著爸爸潛入海水的模樣、武雄載著妹仔騎車兜風的模樣……
劇末又再次播放的口哨聲
我想是要提醒我們看完之後
還是要走向正面
積極改善這個社會吧


絕對是今年必看的一部電影
也為現實生活中的武雄和妹仔能再度重逢感到開心 :))

20091009

路╱戴佩妮 ♫

台北的午夜有一種想念的氣味 它總是讓人難以入眠 讓人哽咽
那房間的煙味想著誰想著誰 它總是不經意的又一次
有意思 沒意思在耳邊無理徘徊
真的有一點累 真的無力我向後退
因為你的一句問候不能代表 你真的能體會

我知道這一路的風風雨雨 它總是讓人跌倒
也知道這一路的曲曲折折 會模糊了我的想要
未來也許飄渺 我的力量也許很渺小
要讓你知道執著是我 唯一的驕傲

20091007

等你回來

等你回來╱戴佩妮 ♫

街燈一盞盞的暗 搖開車窗等待天亮
空氣有你的髮香 是一種奢侈的幻想
我一個人坐在車廂 聽著CD 數著煙蒂
夜究竟它有多長 你若不在 夜很漫長

我看著街上的人來來往往經過我的車窗
卻沒有誰的眼神可以代替安撫我的悲傷
只有等你回來 等你溫柔肩膀
等著你回來捕捉美好時光

寂寞並不是因為沒有人陪 缺乏安慰
而是有一種空虛感它一直在那裡作祟
那到底要忙得多累才能讓我完全入睡
等待是什麼樣的滋味 你不是我 你不能體會

20091006

油畫第三堂

早上是第三次去旁聽油畫課
比起先前帶一大堆不會用到的東西的窘境
這次只帶了顏料、畫筆和畫布
感覺輕便許多

今天老師在上課前和那些大一新生聊了一些有關藝術的東西
他直說要走純藝術這條路很難
需要有堅定的意志力
也不諱言地建議同學最好找一條除了藝術之外能讓你安身立命的路
或許因為身份不同
所以比起其他人更懂得老師在說些什麼吧

老師還說要成為一個好的藝術家
需要百分之五十的天分
還要百分之五十的,不是努力,是「個性」

我想這些話都值得現在的我好好去思考


這次畫靜物
比較特別的是因為燈壞掉
所以改成靠窗、用天光當作光源

一開始畫的兩顆蘋果根本就是在浪費顏料!
後來自己覺得這樣不行
要靜下心來好好畫
第三顆青蘋果就畫得頗成功了
(老師也說不錯!)


難得今天上完課有點小成就感
沒想到騎機車回家的時候居然把放在前座的畫給刮傷了!!!
我親愛的青蘋果就這樣被毀惹!!!
超暴怒!!!

而且丟棄式調色盤每次顏料用不完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整個火氣都來了
看來為了更愉悅的作畫我必須 figure out 一套自己的準備及善後方式才行


不過今天最大的收獲就是開始喜歡油畫
希望接下來的油畫課也可以繼續堅持下去!!!

20091002

IAA 老師們的自介

今天 seminar 接續上週的老師自介
聽完所有 IAA 老師們的故事
心中不自覺的會心一笑:其實老師們也是一群成長中的孩子

看每個老師講述自己年輕時候的經歷
或許哪天我也會津津樂道地談現在的自己


今天最讓我感動的就是林老的照片
從高中和莊老的合照(黑白相片)、留學時俗俗的髮型、到和各時期的同儕摯友相處的照片……
原來一個人在這世界上所留下的軌跡是如此的美妙!


若把人生當作是自己為自己寫的故事
我們怎麼會不好好把握每一天撰寫這個故事的機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