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30

雙陳記

::雙陳記:: 陳珊妮╳陳怡文

為自己劃一根火柴 只點燃卑微照亮的貧窮
陪自己看一場煙火 短暫的美麗有淡淡哀愁
如果連狂奔都沒有風 凝結的眼淚都不感動
如果剩下一點點燦爛 我們該不該揮霍

我們唱別人的情歌 只因為自己的都太沈重
我們說別人的故事 只因為自己的都太難懂
我們只要跟別人一樣 就能得到輕微的解脫
如果還有一點點熱情 我們該不該盲從

這是最好的時代? 這是最壞的時代!
不是消費一場浪漫可以訴說
這是最好的時代? 這是最壞的時代!
這不是我們做得好的夢

這是最好的時代? 這是最壞的時代!
不是消費你我青春就能擁有
這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最好的時代!
這不是我們做得起的夢

要就要活得轟動
要就要唱個轟動
要就要活得轟動
要就要唱個轟動

20090429

回憶

看大學拍的照片
好多好多回憶湧上心頭

剛進大學時的懵懂
玩營隊的瘋狂
參與系上活動的點滴
原來三四年前的自己擁有著這麼多精彩的東西!

現在呢?


我只知道我想找這些精彩的人們聚一聚 :))

20090427

四季

::四季:: 陳珊妮

秋天搖著尾巴
說他其實愛著夏天
但已經是過去的事
冬天又來了

要秋天多給一點時間
還偷偷想著春天
春花秋月最寂寞
冬雨不討人喜歡

你像夏天只愛自己
我卻等你一個四季

--
算一算也等了七個四季了啊…

20090424

不願睡去的夜晚

今天晚上的台客趴玩得很盡興
之後又去看了房子才回家

每次和新的人有新的接觸
都會有一種極其興奮的感覺(像梵谷見到高更)
這種感覺可以讓人暫時忘掉腦中的思緒
當下彷彿只存在自己、對方與天地


然而,隨著和對方認識的時間越來越久
第一次交心的記憶總會越來越淡
至今能讓我想起第一次認識的情景的人
大概五根手指頭就數得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人總是很難(至少對我來說)記得與另一個人第一次相遇的情景
也不知道為什麼人總是很難擁有不變質的感情

最近發生的一些事
開始讓我認為
到目前為止不變質的感情
或許都只是因為尚未受到考驗


這種想法很恐怖
它讓人害怕去相信一段關係
讓人不願再與誰發展出一段自以為永不變質的感情
突然某一天 something happened
瞬間,宣告結束

它讓你在維持一段關係的同時
不斷提醒自己
「哪天考驗來了,你眼前的一切都將化為泡影……」
而這想法最近常駐我心


本來是想記錄今天認識一個新的人的美好
卻又被一個過去的殘影纏著

今晚有人跟我說拋棄一個以前什麼都可以說的人是件很可惜的事
但是現在的我很明白自己已經無法像過去一樣毫無防備了

正因為什麼都說了卻還招致這種結果
才讓我體會到什麼叫背叛
什麼叫佔有
什麼叫不擇手段

而為了防禦自己
我所能做的
就是去對抗、去否定、去厭惡


老實說
我真的好累
厭惡的人跨足了我的過去、我的現在和我的未來
要怎樣去切斷?

但夢太美
美到足以令我殺死所有想要讓我醒來的人
面對這種執著
我還能怎麼做?

我只能一直等
等到自己決定醒來的那天
才能放下!


所以
在那天來臨之前
你可能不會過得很舒服
但請記住
我也不會過得太快樂

除非
你不再來打攪我的美夢

20090417

應藝所面試幫忙有感

今天是應藝所考試入學的口試日
早早就到所上幫忙

看著這群怯生生又帶點害羞的面孔
彷彿看到一年前的自己
對這個地方充滿期待與幻想


和一個考生聊了很多
其實上次推甄面試就聊過了

聽著他問我進來之後上課的心得、創作的內容、想走的路
對比他侃侃而談當下的思想以及未來想做的東西
讓我覺得自己真的是
太 混 了!

當初為什麼會想進來應藝所呢?


也許該是從海獺般的生活中跳脫出來
好好正視一年前的自己的時候了

20090416

初夏的第一口啤酒

剛剛喝了初夏的第一口啤酒
看完了第一集的暴走兄妹
果然就是要啤酒加熱血日劇才叫做夏天啊!

但其實今天一直不是太好過
一方面是決定切斷某些東西
一方面是不停面臨到失落


城市閱讀沒被選上
我想或多或少都會有一種被否定了的感覺
或許是什麼都沒改被覺得太混了
但換個角度想也算是老天給我時間讓我去做其他更想做的事
是還好

比較悶的就是心中的情感一直沒能抒發
本來預計今晚要喝個痛快的
一整天下來也差不多猜到會被臨時取消了
果然,最後只好一個人默默地在回家的路上買了一瓶麒麟啤酒
回家獨自「暢飲」


至今說我可以一個人生活地好好的人
總還是會令我感到失望
如果你知道我有多常在MSN上流連忘返,期待有人找我講話
或許就不會覺得我適合回家看見空蕩蕩的房間

但我總不願意低頭
覺得何必大聲宣揚孤寂
只會令人厭惡

於是我發現
我總是在夏天開始的時候,期待著那一直想在夏天做到的事
最後也總在夏天尾聲的時候,嘆息著那依然遙不可及的夢


不知道今年夏天是會在令人窒息到死的鬱悶中度過
還是會有溫柔的風吹到我面容

但目前可以確定這個夏天會一直在房間陪我的
大概是那一群現在看起來突然覺得還滿可愛的蚊子了吧

20090412

應藝所哈機咩園遊會

很久沒有參與園遊會的感覺了

前一天做焦糖蘋果到早上四點
雖然結果沒有賣得很好
但園遊會的收穫早已比那些錢還來的多很多

有些發現、有些反省
也有一些新念頭


今天被很多人問「為什麼你會想到做焦糖蘋果?」
我捫心自問
是因為我不想賣太有意義、幾乎是作品的東西

從以前到現在
我總是希望自己親手做的東西是專門為那個人所有
只有他才有我特地為他做的東西
也只有這樣我才能確定自己的付出能被感受並珍惜

但是今天看到大家陳列在攤位上那些手工商品
我看見了一種敢於表達自己給陌生人的勇氣

我是否能夠像這些歡樂的人們
願意敞開心房給那些看著自己作品的陌生臉孔?


我想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努力

20090403

一個思考許久的問題

上大學以來
隨著一堂又一堂不想聽的課
隨性而起的塗鴉也累積成一疊又一疊

相簿興起
隨著這股分享的熱潮
我開始計畫性地把這些塗鴉一張又一張掃瞄到電腦裡
裁切、後置
然後發佈在相簿與部落格上


最初我稱這些是自己的作品而洋洋得意

持續地塗鴉越來越久後
我漸漸懷疑這些隨性畫滿紙張各處的塗鴉是否能稱得上是自己的「作品」?
「作品」是否一定要規規矩矩有計畫性地
在一張完美的畫布上留下精心設計的圖樣
才算是作品?


會這樣做
只有以前在美術班畫靜物、畫風景的時候
或是在設計海報、宣傳單的時候才會

但不知為什麼
看起來
卻總還是那些不經思索的軌跡與線條美多了


曾經我發現自己會去抑制塗鴉的慾望
來避免「醜而無意義的東西」的出現

「要從頭到尾正正經經聚精會神創作出來的東西才算是作品」的歪理一直在我心底作祟

如今除了害怕隨手提筆亂畫
面對這些已經被「創造」出來的塗鴉們
我更不知該如何是好
總是怕揉了丟掉
自己生命的一部份是否也就這樣消失了


我害怕「刪除」
但追求完美的慾望卻總是令我衝動刪除
而逕自後悔

就拿這個部落格來說好了
對現在的我而言
很多文章都非常地「不完美」、該砍了

但一想到這些文章都是自己過去生命的累積
不論是修改或刪除
這些動作一做了,它們就不再是自己最原始的片段了

於是我苦惱著
為自己過去不成熟的創作而困擾
為將來可能會出現的不成熟的創作而膽怯

小時候看【名偵探科南:引爆摩天樓】納悶為什麼兇手會想要炸掉以前親手做的建築物
如今發現自己居然懂得兇手對自身完美要求的那種執念
真不知道這是件好事還是壞事


奈良美智後期的創作與早期有明顯不同
他說:「以前的我一定畫不出這樣的東西,但相對的,現在的我也畫不出以前那些東西了。」

原來人是無法達到完美的!

當你以為自己的創作看起來比以前成熟多了,越來越完美了
你卻也相對地無法再畫出那些不成熟的創作
你仍是那有缺口的圓…


於是

「完美」
一個思考許久的問題

也許要一輩子都這樣執著下去
也許哪天想開了
可以接受有缺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