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6

憂鬱譜系:談憂鬱與創造

今天 seminar 請到敦仁醫院的李清發醫師來所上演講「憂鬱」這件事
覺得很有趣就做了些筆記整理


人的「身」(台語:有身)與「能」(本能)之間存在難以形容的複雜關係

人的身包含外在與生俱來的「肉身」
以及必須經由後天經驗累積才能被點燃的「魂身」

人的能則包含對情慾最原始的「戀本能」
與隨著年齡增長,慢慢「戀」出來的「愛?能」


人需要傳達自身的能量(「情」)給一個「對象」
當一個人的情因為受到某種阻礙無法傳達給對象
這種阻礙就是「憂鬱」的來源


而將情傳達給對象中間的阻礙又可分為三種:「藍」、「鏽」、「黑」

「藍」位於意識界線範圍外,大多是所處環境及政局所影響
李醫師舉了幾個例子,像是屈原、文革時期自殺的文豪等

「鏽」則是位於意識界線內,通常是一種難以抗拒且需要極大自信才能克服的阻礙(有點難懂)
例子有《致父親的信》的作者卡夫卡、一個中學盲生

「黑」就完全只是肉身出了問題。機器壞了,情自然傳達不出去
例子有畫家尼采


因憂鬱而衍生出創造的情況
通常發生在遇到藍色阻礙的人
創造提供了另一個抒發心中情感的管道
(不過我有在想這種創作到底算不算傳達了「情」給「對方」)

另外兩者則較難探究


雖然演講因時間關係只能聽到此處
但確深深勾起我對「創作」這件事的探究

或許我的身體也正在等待一個管道來抒發我的情感
希望未來三年可以找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