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6

靈魂化石 - 家家

我的靈魂 是一個古老的化石
藏在世界冷清的角落
我帶著空洞的身體出門
我帶著空洞的心回家
我用空洞的聲音說話

不知道可有人跟我一樣
也有收藏起來的靈魂
他帶著空洞的悲傷旅行
他用這空洞的心生命
他把空洞當作他的瓶頸

如果有一天 我的空洞 遇到他的愛情 愛情
如果有一天 他的空洞 遇到我的愛情 愛情

20111104

True Love - 蔡健雅

選擇明天可能的愛 那一夜 他沈默 從低潮關係逃開
一直到今天他還始終不明白 這樣的決定到底該還不該
還記得那夜的悲哀 忍住淚 關心門 妳故做堅強離開
然後安慰自己緣分自有安排 縱然心中充滿了脆弱無奈

每個人都期待 下次遇到真愛 才放棄的比珍惜還快
每個人都期待 早點找到真愛
只可惜我們都一直到 有一天彼此懷念時才明白

我想我們都不例外 在茫茫人海中 尋找著合身的愛
好像童話裡那揀貝殼的小孩 到最後才瞭解已錯過了真愛

每個人都期待 下次遇到真愛 才放棄的比珍惜還快
每個人都期待 早點找到真愛
只可惜我們都一直到 有一天彼此懷念時才明白
只可惜我們都一直到 有一天彼此懷念時才明白

你我各自在生活裡徘徊 只是夜深人靜裡會醒來
每當看著兩人的合照時 心中還是有很多感慨

每個人都期待 下次遇到真愛 才放棄的比珍惜還快
每個人都期待 早點找到真愛
只可惜我們都一直到 有一天彼此懷念時才明白
是不是 我們 下一次會遇到真愛

20110603

finished

本來只預期畫滿八張
沒想到這幾天畫著畫著就畫了十五張
要從中間挑出八張真的有點難(都是陣痛生出來的孩子啊啊啊)

雖然不應該最後才在衝刺作品
不過把創作擺在第一順位的幾天下來
真的漸漸能體會到創作當呼吸的滋味
也開始找回以前畫畫的玩趣

一支筆加一張紙可以造出這麼多無法預期的天外之物
每次想都覺得好神奇


前幾天又翻看了奈良美智的紀錄片
看到他說:「我覺得我還沒有盡力。我想把自己掏空。」
不知不覺也想變得像他一樣堅持

必須把每天畫畫的習慣維持下去
It's not finished,
It just begins.

20110601

無題

今天又聽到謝老師對創作論述的高見:
「還是要寫些相關的理論、要對研究有貢獻,否則就只是自己在胡言亂語……」
我只能說這真的跟我進應藝所之後接收到的「創作論述」的定義非常不同
至少我記得賴老師唯一要求過的重點只有:對自己誠實

不認為創作一定要牽扯到別人的東西才能成為論述
也不認為胡言亂語的東西對「藝術」這個領域來說「沒有研究價值」

語畢

20110428

給賴老的信 0428

星期二上完謝鴻均老師的課後
心中的疑問又更多了
我在底下寫出那天我得到的 feedback
想請老師給些建議
(附件是我星期二在課堂上的報告,可能要麻煩老師先看一下)


x x x

謝老師認為我現在只是在「塗鴉」不是在「創作」
她的立場是,如果今天我是個素人藝術家,那愛畫什麼畫得開心就好
不過今天處在一個研究領域的架構下,我就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去做
她認為的創作(或是研究所架構下要求的創作)是要有明確的主題或驅使力為出發點的
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充其量就是換另一個大小的紙張繼續塗鴉罷了。。。

這與我在捨棄以「人與神性」為主軸之後的計畫完全背道而馳

在上次我覺得自己像是在硬給過去作品冠上意義之後
我就決定不以題材當做我現在畫畫的重點
論文可能也以記錄或探討自己的改變為主
但謝老師認為我現在想做的事比較像是在「分析自己」
至於要做什麼創作:不知道

她最後給我的建議是
分析我以前畫的東西(形式上、內容上)去找出可以拿來當做創作驅力的元素

x x x


我自己經過幾天的思考
最耿耿於懷的還是「我以前和現在做的東西不算創作」這句話
如果不算創作那它們算什麼?
謝老師覺得那些東西都只是「習慣」的產物
就跟咬指甲之類的習慣一樣

但這又跟我之前一直想脫離的「作品包袱」很像
我以前一直認為「作品」就是要很有意義、很完整、講得出一番大道理
後來進應藝所之後又覺得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可以先把意義擱一邊,純畫畫也可以成為作品

我覺得我已經被搞混了
研究體系要求我交出的一個「左腦優先」的作品
而我一直以「右腦優先」的方式去做
我本來以為可行的「先用右腦去做作品,做完在用左腦去寫論述」的方法
在謝老師的觀點下,似乎光是「用右腦去做作品」這一點就失格了(因為這不算「創作」,研究體系下要求的「創作」)


另外,我這幾天也一直在思考我畫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沒有「主題」
大學時候畫的東西或許多數沒有(畢竟年代也太久遠了)
至少轉換到長條紙後畫的東西,我覺得已經不是「塗鴉」了

雖然也有同學給我的 feedback 是:「我覺得你根本就還是在畫你以前在A4上畫的東西啊。 而且以前畫的東西我覺得還比較吸引我。」
但是我在畫它們的時候心底確實是有放了一個東西才畫的
有時候是「憂鬱」、有時候是「平靜」、「自信」、「渴望」。。。
要說共通性
或許我都是在畫我「自己」
或許「我」就是它們的主題


講得有點凌亂
不過我越來越無法確定該怎樣繼續下去
離畢業展也只剩一個月了
希望老師指點迷津(或是老師或學長姊以前有沒有遇過類似的問題,他們又是怎麼解決的?)

謝謝

給賴老的信 0416

通通更正了!


最近打工只剩下家教所以個人的時間比較多
但萊比錫計畫似乎也開始慢慢要越來越吃掉我的時間。。。
不過目前為止參與的經驗都很有趣(上禮拜還有導演來上表演課)

創作上
近期比較明確的決定是:
暫時不強加一個主題或意義到我的創作上

之前可能因為其他人都有一個很明確的主題、加上需要課堂報告的原因
所以拿「人與神性」這個主題來發揮
不過後來聽了欣怡學姊和同學的 feedback 以及私下和謝老師、陳老師聊天後
覺得我的作品跟「人和神性」的連結有點像是我故意加上去的
即使是後期的作品,我創作的時候頂多只會想到「嗯,我現在想畫個堅定的感覺、」或「想畫個憂鬱的感覺」的層面而已
所以目前我打算還是以感性為出發點去創作
不以闡述某個主題為出發點去創作

目前的進度是開始嘗試毛筆、水彩筆或麥克筆在大幅紙張上畫畫(仍是純線條)
平時練習可能就維持在長條紙上
倒是有一件有趣的事:
最近因為想練習技法而回到A4上畫畫
畫到最後居然覺得好膩
欣怡學姊建議這時候可以先轉到其他媒材上創作


至於論述
因為我的創作已經決定不是由題材出發
所以我想我應該會寫
從A4到長條之間、從無意識到有點意識之間、在論說與抒情之間轉換的過程、心理狀態、想法等等

20110426

簡單來說

簡單來說就是還沒進入創作的狀態就在想結果
簡單來說就是懶
簡單來說就是自以為像野田妹一樣可是根本連野田妹的努力都沒有達到

20110417

嗨森~~~

之前和金門學長聊到創作者有分任務型和衝動型兩種
本來以為自己註定是要任務型下去的
不過最近開始會出現所謂「我想畫畫」的衝動了!
嗨森~~~

20110416

Lady Gaga / Judas

Oh-oh-oh-ohoo
I'm in love with Juda-as, Juda-as
Oh-oh-oh-ohoo
I'm in love with Juda-as, Juda-as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Gaga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Gaga


When he comes to me, I am ready
I'll wash his feet with my hair if he needs
Forgive him when his tongue lies through his brain
Even after three times, he betrays me

I'll bring him down, bring him down, down
A king with no crown, king with no crown


I'm just a holy fool, oh baby he's so cruel
But I'm still in love with Judas, baby
I'm just a holy fool, oh baby he's so cruel
But I'm still in love with Judas, baby

Oh-oh-oh-ohoo
I'm in love with Juda-as, Juda-as
Oh-oh-oh-ohoo
I'm in love with Juda-as, Juda-as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Gaga


I couldn't love a man so purely
Even darkness forgave his crooked way
I've learned love is like a brick, you can
Build a house or sink a dead body

I'll bring him down, bring him down, down
A king with no crown, king with no crown


I'm just a holy fool, oh baby he's so cruel
But I'm still in love with Judas, baby
I'm just a holy fool, oh baby he's so cruel
But I'm still in love with Judas, baby

Oh-oh-oh-ohoo
I'm in love with Juda-as, Juda-as
Oh-oh-oh-ohoo
I'm in love with Juda-as, Juda-as


Ew


In the most Biblical sense,
I am beyond repentance
Fame hooker, prostitute wench, vomits her mind
But in the cultural sense
I just speak in future tense
Judas kiss me if offensed,
Or wear ear condom next time

I wanna love you,
But something's pulling me away from you
Jesus is my virtue,
Judas is the demon I cling to
I cling to


I'm just a holy fool, oh baby he's so cruel
But I'm still in love with Judas, baby
I'm just a holy fool, oh baby he's so cruel
But I'm still in love with Judas, baby

Oh-oh-oh-ohoo
I'm in love with Juda-as, Juda-as
Oh-oh-oh-ohoo
I'm in love with Juda-as, Juda-as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Gaga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Juda-a-a, Judas Gaga

20110412

新媒體劇團練習初體驗

今天是期待也害怕已久的阿海導演劇團練習初體驗
據說是有關身體開發的課程
下午一行人就戰戰兢兢的集合在演藝廳準備上課

剛開始很緊張
不過最一開始導演只是要大家圍個圓圈
然後做類似「大家好」的自我介紹遊戲
算是讓大家先互相認識,同時也打開心防一點點吧

自我介紹完之後
接著導演就拿出一顆球
從他開始丟給一個人
丟的時候要念對方的名字,同時也要看著對方
必須確定對方跟你有 eye contact 才能丟給他
接球的人接到之後,也要看著對方同時說「謝謝」
如果沒有接到球,就必須大叫
直到球重新回到手上為止

第一輪開始
大家就胡亂丟
後來在導演要求一定要眼神跟對方有溝通到之後才能丟給對方

接著導演要我們不能出聲音
只能憑眼神來丟接球
丟的人要觀察周遭「誰最想接你的球?」再丟給那個人
接到球的人也一樣要表示謝謝,只是不能用說的
因為只剩下眼神可以溝通
這次大家就變得更專注了一點
默契也漸漸的更好了

這輪玩之後,導演居然把球收起來
要大家丟接一顆想像的球
規則都一樣,只是拋接都不再有實體的球
這時候就變得非常好玩了
有些人會用身體表示他接到了
也有人會故意用身體表示球漏接了,這時候大家就得一起大叫直到他撿起來為止 XD

緊接著導演要我們加快移動的速度、越來越快
快動作一陣子之後,又突然要我們用超級慢動作來玩丟接球
看大家模擬慢動作的樣子其實還滿好玩的 XD



後來這個練習告一段落
下個練習就是頗為人知的「信任遊戲」練習
四到五個人圍著一個人
中間那個人身體打直,眼睛閉上,隨便往某一邊倒
那一邊的隊友就要負責撐住他不能讓他受傷

當旁邊的隊友的時候是還滿吃力的
自己當中間的那個人的時候
真的是必須完全沒有顧忌才能放鬆往某邊倒
中間的人和周圍的人有沒有建立起信任感、能否把自己完全交給隊友
就是這個練習主要的目的



這個練習完之後大家都累了
中場休息後繼續下半場的遊戲課程 XD

這次導演要我們兩兩一組
一個人當黏土,另一個人要雕塑他的身體擺出一個名人讓大家猜
但是不能很粗魯的移動他的手
是用肢體動作和接觸去暗示他他的身體要往哪擺

一開始我被泓翰玩,給我用一個超難支撐的麥可的姿勢
換我玩他的時候我就幫他擺了個蠍子腳
看你還敢不敢玩學長哼哼哼 XDDD



接著導演也是一樣要我們兩兩一組
一個人當彈簧(或不倒翁之類的物體)
另一個人則要去玩他的身體
被操縱的人受到另一個人的施力時
自己的身體就必須做出相對的反應(比如說被推了一下可能就要往後傾)再回復原狀

一開始是我操控音樂所的 HONDA
不過都只侷限在推一推肩膀、手拿起來放掉之類的動作
後來導演要我們看光捷那組示範
他們的動作是有流動感的
是操縱者和被操縱者一起形塑出來的
於是導演就要我們再試一次
操縱者不要把被操縱者當做是「他者」這樣推一推、戳一戳
而是要把他和自己當做是「一體」的(可想而知這中間也牽涉到了兩者之間的信任)

這次換我當被操縱者
聽了剛剛導演的要求,我就把剛剛做信任遊戲練習的感覺拿出來
隨便 HONDA 操控我的身體
而 HONDA 也很盡責地擔任一個操縱者的角色,不停嘗試我身體的可能性
例如說推某一邊的肩膀試著讓我旋轉、或是壓我的腿讓我蹲下等等
真的有種霍出去了的感覺

沒想到後來導演要我們跟光捷那組再示範給大家看一遍
應該是有做到他要的那種感覺吧
還說這種兩個人合為一體的表演很美
真嗨森~~~



後來導演要我們更多人一組
五個人隨機操控中間那個人
也是一樣要反應隊友給你的暗示(導演稱之為「身體接收到的 message」)

實際再當過操縱者和被操縱者一遍的感想是
操縱者不好當
而敢放的被操縱者若沒有遇到敢玩的操縱者
也無法迸出火花



最後導演要我們分成兩群
一次一群上台表演、另一群在底下看
而表演的內容居然是「模擬自己之前當被操縱者的動作」

在沒有實際外力的作用下
必須去想剛剛身體曾接收了哪些訊息、又因而引發了哪些動作
然後再一次用自己的身體表演出來

只能說這個體驗真的是非常奇妙
自己在台下看另一群人做這表演的感覺也是非常奇妙(感覺一堆人都被上身了 XDDDDD)



還沒完!
導演接著又不知道從哪生出了一條童軍繩
和董老師拿著就開始打地板
然後要我們一個一個從一邊跳到另一邊
對我這個跳繩白痴來說根本就超困難
我最後是用跑的衝過去

接著導演要我們兩兩一組,而且要求我們「同時」過去
這時候就開始出現同一隊有人會偷跑、有人會不敢過去之類的情況
導演要我們自己想出一個辦法可以整組同時過去
我和建築所的貓先生就想到用打節拍的方式倒數321就衝
失敗了一次不過再下次就有奏效

當兩人一組全數通過後,導演又把人數加到三人
難度也漸漸變高
三人一組全數通過後,導演居然要我們六人一組全部同時過去
除了考驗整組的默契和信任
還有隊友能不能互相感應彼此何時要衝出去、是否即將要衝出去的訊息
最後我們這組是靠節拍加上手勾手肩並肩一齊衝的方法才一起過去了



final
導演拿出一疊紙,要我們每個人都拿一張
把紙放在自己某一手的指尖讓紙保持平衡不能掉
然後先慢慢的舉到最高、舉到最低、再舉到最左邊、再舉到最右邊
然後導演要我們帶著那張紙開始在舞台上亂走
但還是要讓紙不掉下
最後要我們把速度加到最快、同時手也可以隨便亂動(雖然亂動但利用手的快速度就可以讓紙一直停在手上)

然後慢慢我就發現
我怎麼不自覺地眼睛就一直盯著那張紙
就算身體一直在亂竄,我視線仍然一直停在我的紙上
彷彿它就像是一個我關愛的對象一樣

導演說這個練習是要讓我們嘗試和 object connect
即使對象只是一張紙,但一群人和它們玩得很開心,這也是能夠吸引觀眾的表演



接著導演要大家都坐著
然後把 HONDA 叫來中間靜坐
其他人要把自己手上的紙輕輕地放在他的身上不准掉
後來在大家 sensitive 的努力下
終於讓 HONDA 身上停滿了白紙 XDDD
導演說對待一個 object 的那種 sensitive 也是很美的一種表演



終於終於今天的課到了尾聲了
導演和大家席地而坐,分享今天各種練習的目的以及可以激發想法的地方
自己也問了有關肢體練習的問題,算是讓我對跳舞或肢體表演的興趣更確信了一些

導演人超好
他提出的藝術「真善美」的觀點也讓我覺得:

這個人一定是心靈純淨到某種程度才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希望之後能再從他身上學到東西
今天超充實ㄉ!!!!!!!